評論:
首頁 > 環保 > 熱點資訊 > 正文

專家學者建言:推動江蘇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走在前列

發布時間:2022-07-18 08:54:26  |   來源:新華日報  |   作者:陳潔 顧星欣 陳昊  |   責任編輯:DH019
省委、省政府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指示精神和中央決策部署,高位謀劃、統籌推動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工作。今年4月印發的《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推進方案》

  省委、省政府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指示精神和中央決策部署,高位謀劃、統籌推動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工作。今年4月印發的《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推進方案》明確,至2025年,我省將基本完成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任務。屆時,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將成為江蘇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先行區的鮮明標識和閃亮名片。

  7月14日,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工作座談會在南京召開。洪銀興、李維新、賀云翱、陽建強、張鴻雁、魯安東等6位專家學者,從經濟發展、生態保護、城市建設、文化研究等不同方面,為促進我省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工作走在前列貢獻智慧、建言獻策。

  洪銀興:

  加強長江經濟文化研究

  “長江文化的江蘇內涵要體現江蘇價值,也就是江蘇文化的自信。”南京大學原黨委書記、人文社會科學資深教授洪銀興聚焦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建言江蘇通過對長江經濟文化的挖掘和建設,高質量推動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走在前列。

  江蘇的長江文化歷史悠久、內涵豐富,洪銀興特別提到其中的經濟文化。經濟文化是指一個國家、一個地區或一個企業在經濟發展過程中形成的某種文化觀念、歷史傳統、共同的價值準則、道德規范和生活信念等。

  “文化是道德觀、價值觀的體現。一個地區的營商環境,不僅是指法治環境,還包括文化環境,如創新文化、企業家文化等。”在他看來,研究長江文化,特別是江蘇段的文化,不能僅僅停留在一些文化遺產上,還要注重創新文化、企業家文化等方面的挖掘和建設。

  洪銀興認為,江蘇歷來崇文重教,沿江地區的整體文化素質高,對先進技術的消化、吸收、創新能力也強,可以適應每個時期的先進產業要求。

  另一個“文化基因”是江蘇的企業家文化,即企業家就地創辦實業的文化,以及他們身上具有的社會責任、價值情懷和創新精神。洪銀興舉例說,民營企業家張謇在興辦實業的同時,還積極興辦教育和社會公益事業,造福桑梓,影響深遠。除了張謇,常州的盛宣懷,無錫的榮毅仁,南化的范旭東、侯德榜等,其共同之處是就地辦實業,同時熱衷捐資辦學等公益事業。

  江蘇沿江經濟發達,是民族工業的發源地。洪銀興認為,對民族企業家文化、民族工業文化的研究,是江蘇長江文化研究中的重要命題。長江文化公園是研究長江文化內涵、推動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重要契機。目前,江蘇沿江地區對詩詞、文章等文化遺產的挖掘已經很充分,但對于經濟文化的研究和挖掘還不夠深入。“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的目標就是以文化人,把江蘇的企業家文化挖掘出來并發揚光大,讓更多人特別是廣大青少年受到教育,堅定‘四個自信’,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過去我們講一個城市,講的是基礎設施建設,而今天講的是包括經濟、生態、文化價值結合的現代城市價值。所以長江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實際上是在提升城市的價值,應該做到傳統文化和現代文化的融合、文化與經濟的融合、文化與生態的融合。”洪銀興說。

  洪銀興建議,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要堅持“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原則,挖掘江蘇地區近代經濟文化,并利用博物院、公園、文化景點改造提升,把全省各地文化公園建設串起來,形成江蘇的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從而使江蘇沿江形成國家級的長江文化走廊。

  李維新:

  講好長江生態文明江蘇故事

  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不僅是長江經濟帶的建設要求,也是國家以長江為發力點、推動整體經濟轉型發展的戰略抉擇。生態環境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副所長李維新研究員以《高水平保護推動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走在前列》為題,就如何弘揚新時代長江生態文化進行闡釋。

  李維新首先以一組數據直觀展現長江江蘇段的生態環境現狀和優勢。目前,江蘇已創成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27個,數量位居全國第一,其中沿江八市20個、占74%,生態文明建設居全國前列;清理整治596個長江干流岸線利用項目和117個非法碼頭,騰退岸線60.3公里,依法關閉4600多家低端化工企業,壓減沿江化工園區至19個,排查溯源1.57萬個長江入河排污口,共抓長江大保護成效凸顯;去年長江干流江蘇段水質總體為優,年均水質達到或好于Ⅲ類斷面占98.3%,地表水環境質量持續改善;長江經濟帶江蘇段物種數達到6903種,比去年增加857種,東方白鸛、馬口魚等國家重點保護物種在沿江分布區進一步擴大,生物多樣性恢復明顯。

  “長江江蘇段水資源豐沛,生物多樣性和水生生物資源豐富,在我省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經過大家的努力,江蘇段的生態成色更足、底色更亮。”李維新同時提醒,江蘇重化型產業結構、煤炭型能源結構、開發密集型空間結構尚未根本改變,長江生態問題和挑戰依然存在。

  長江在江蘇省境內岸線總長1169公里,沿江八市人口占全省總人口的62%,GDP約占全省的80%。“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必須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理念,讓一江碧水成為助力江蘇段高質量建設的重要源泉。”李維新就如何彰顯江淮特色,講好長江生態文明江蘇故事給出五點建議。

  一是聚焦生態立園。堅持山水林田湖草沙綜合治理、系統治理、源頭治理;推動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協同治理,整體推進流域和區域生態環境改善;加快河湖生態環境復蘇,維持水系的完整性和通暢性、水質的良好性、生態的多樣性,守住自然生態安全邊界。

  二是彰顯江淮特色。凸顯長江是“母親河”和“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源泉”這兩個核心要素。統籌好、發揮好長江文化價值、生態價值、經濟價值。

  三是強化生態修復。編制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江蘇段)生態環境保護規劃,推進沿江八市實施方案細則出臺。嚴格落實江蘇省及沿江八市“三線一單”。

  四是堅持協同共管。如加大水源涵養區水生態保護修復和綜合治理力度,持續開展水生態修復和環境污染治理;構建河湖綠色生態廊道,防止以公園建設替代生態修復;開展湖庫底泥清淤處置及水生態修復研究。

  五是嚴守長江保護法。推進長江保護法貫徹落實;劃定生態保護區、生態脆弱區、生態退化區(局部)、環境污染區(局部)等,因地制宜分區修復與治理;協調好文旅路線與保護區的關系,在國家文化公園參觀展示安排上,應注意避讓生態核心保護區。

  賀云翱:

  展現長江文化的特點和地位

  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工作,首先要系統闡發長江文化的精神內涵和時代價值。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所長、歷史學院教授、國家文化公園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賀云翱以《長江國家文化公園需要展現長江文化的特點和地位》為主題作報告。

  “文化是國家文化公園的內在靈魂。”賀云翱認為,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長江五大國家文化公園,代表的都是獨一無二、承載著中華民族最深層文化記憶的符號。其中,長江國家文化公園首先要展現長江文化的特點和地位。“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共同構成中華民族、中華文化的誕生地,開啟了東亞‘農業文明’的先河,同時也是大運河文化的開啟地,為形成江河南北協同的中華一統作出過重要貢獻。”賀云翱認為,長江文化形態豐富多彩,應更加重視統籌與協調。

  賀云翱表示,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是一項長期任務,首先要深入調查研究,做優分層規劃。要在科學研究的基礎上做好不同層面相互銜接的規劃,調查研究方面也要堅持多學科參與,比如考古學、歷史學、文旅融合、城鄉建設、水陸交通、自然資源等不同學科。

  其次要注重體系建構,推進城際協同。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不同于地方性文化建設規劃,它更加重視文化體系及文化標識的梳理與建設,更加注重跨省區、跨城市的協同,需要打破部門壁壘,形成協同合作。在此過程中,要兼顧物質精神、布局城市鄉村。

  在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范圍內,江蘇有著長期積累的文化建設成就,如何處理好“存量與增量”的關系?文物存量包括古代文物、近代文物及中國共產黨百年歷史中形成的革命文物,還包括非物質文化遺產、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名街、農業遺產、工業遺產、交通遺產、文化景觀、世界遺產、文化生態保護區、博物館、考古遺產、風景名勝區等。在摸清“存量”的基礎上,做好“增量”也是一大挑戰。賀云翱建議,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一定要有一個集中展示長江文化的博物館、專題館,包括文化標識性的建設項目、長江文化的數字化傳播系統建設等,這就如同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中的“大運河博物館”一樣,可以充分凸顯江蘇在長江文化保護傳承弘揚中的重要地位,并對未來產生廣泛且持久的影響。

  江蘇各沿江城市特色亮點不同,需要彰顯自身特色。在此過程中,既要立足文化主旨,統籌五位一體,推動各行各業參加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也要有全局意識、大局意識,與長江流域各省、長三角各省市加強協同、創新機制、形成合力,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發揮江蘇優勢,展現江蘇作為。

  賀云翱建議,深入開展長江文物和文化遺產資源普查,建立長江文化資源數據庫;在深入研究基礎上做好頂層設計和系統項目謀劃,加快制定長江文化保護傳承弘揚規劃;深入提煉江蘇長江文化的精神價值,加強長江文化相關題材的文藝創作;推進長江文化數字化保護傳承弘揚;在沿江城市選擇建設若干“長江文化客廳”,以點帶面,形成長江文旅融合發展示范區;講好長江文化故事,推動長江文化走向國際。

  陽建強:

  打造有特色的城市濱水區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濱水區建設逐漸成為城市建設中必不可少的充滿活力和潛力的特色區域。江蘇省設計大師、東南大學建筑學院陽建強教授以《城市濱水地區的規劃建設與特色塑造》為主題,對當前江蘇濱江城市的規劃建設如何打造特色亮點,提出自己的思考。

  當今世界,很多城市因水而生、因水而興。“城市濱水區作為城市重要的開放區域,以其獨特的自然條件、文化內涵及經濟地位,成為城市的熱點地區。”陽建強認為,在濱水區更新過程中,除了要做好凈化、綠化、美化等生態環境工程外,還要將文化提升至戰略高度,強化頂層設計,以高度的文化自覺,通過對既有文化資源的有效利用和文化潛力的創新開發,塑造富有個性的城市文化生態系統。

  “天際線塑造”,也是他特別強調的一個話題。“濱水水面屬城市開闊地帶,由眾多濱水建筑構成的天際線,成為展現濱水區景觀風貌的重要因素之一。”陽建強說,鑒于天際線景觀所呈現的是迎水面的建筑全景,設計中必須有一個基于總體層面的考慮。他以上海黃浦江、蘇州河沿岸地區為例,指出它們通過與整個城市的聯通與改造,既展示了城市的活力,又把歷史、現代與未來很好地聯結起來。

  南京濱江,見證著從長江天塹、水運港埠、生產岸線到生活岸線的變遷。“如何通過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展現這里多層級、不同時期的文化,這非常關鍵。”陽建強認為,南京濱江地區與其他城市濱江地區相比,可概括為五大特征:寬度多變、洲島多布、岸線多折、江山多嬌、文化多元。“八卦洲、潛洲、江心洲、綠水灣、幕府山等自然景觀與長江沿線的人工建成環境交替分布,以及南京濱江景觀在水平面上寬度的不斷變化,造就了南京濱江多層次多節奏的獨有勝景。”

  對于南京濱江總體定位,陽建強提議,“在生態優先、保護優先和格局優先的前提下,要將南京長江沿線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融入濱江新的發展和建設之中,營造世界級的濱水魅力區域和人文活力岸線。”南京濱江可以打造為一個歷史悠久、古今輝映的璀璨文化長廊。“南京長江大橋下最近建成的景觀橋,成為網紅打卡點。這幾年對南京長江大橋結構的維護、加固,以及長江沿線景觀岸線的梳理,使這個地區重新煥發魅力,并且很好地融入群眾的日常生活。”

  陽建強同時還以南通唐閘為例,說明近代工業城鎮保護和再利用的成功做法。這里保存了大量的工業遺存,大生紗廠、紡織學校,還有工業配套的居住生活設施和傳統民居等。如今,這里通過活化復興和產業轉型,由原來的工業城鎮,轉變為具有鮮明工業文化特征、居住環境和諧舒適,又兼具商業、文化、休閑和娛樂等功能的綜合區域。

  陽建強總結說:“構建自然、健康、生態與可持續性的濱水生態環境,要運用城市設計理論方法對濱水地區建筑、重要視線廊道還有區域的天際線進行科學、系統的引導。通過有效的規劃引導和有序的城市更新行動,將水域跟陸域的城市公共空間和人的活動有機結合,特別是跟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需求更好地結合。”

  張鴻雁:

  創新織就最美長江繁華畫卷

  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離不開文旅融合。如何發揮長江沿線地區文化底蘊與旅游資源優勢,通過水陸聯動、江城互動、跨江融合,打造江、山、人、城融合共生的美好景象?南京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江蘇省揚子江創新型城市研究院院長張鴻雁以《文旅融合視角下的城市文化資本再生產戰略創新》為題進行詳細闡釋。

  建設國家公園是世界各國普遍的做法。從1872年世界上第一個國家公園——美國黃石國家公園建立以來,目前世界上已有1200多個各類國家公園,累積了不少國際經驗。比如英國帶動城鎮鄉村的發展、日本創新文化遺產保護活化等。但張鴻雁強調,國家文化公園的概念不同于以往的國家公園,“兩者起源不同,保護類型不同,基因文化不同,國家文化公園在世界范圍內是中國創造的,它承載著中華文化的內涵,更加講求‘還生態、還文化、還園于民’的理念。”

  具體到長江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的打造,張鴻雁說,江蘇位于運河、長江的十字交匯點,疊加了兩大文脈、兩大國家文化公園,同時身處長三角城市群,有空間格局凸顯、經濟實力雄厚、江韻特色濃郁、文化輸出自信、文旅資源稟賦等優勢。

  如何創新打造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張鴻雁建議,從創造循環型長江水岸城市和社會、堅持六精準系統性原則、創新長江美學、文化旅游深度融合等方面著手。不僅要把文化資源調查、整理、提煉出來,還要把它變成城市文化資本,進行再生產,創造長江文化永續發展動力。

  一方面,江蘇要有繪就“最美長江繁華畫卷”的整體意識。以長江為軸,以兩岸山水為畫臺,以地方的自然與文化記憶為筆墨,把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兩岸作為藝術品來打造。另一方面,要彰顯地域特色,不能一張“面孔”示人,沿江八市的城市立面要各美其美、美美與共。

  張鴻雁建議,通過長江文化保護傳承、長江文化內涵挖掘、長江文旅融合示范、山水江城一體發展等八大重點工程展示江蘇作為,建立江蘇“長江自然與文化基因庫”,推出“十字交匯”黃金水道遺產旅游線路和重大文化地標、建構長江文化的世界文化身份識別系統等重點項目。

  他提醒,在兩岸融合、文旅融合、自然與人文融合、江城一體和城市更新與美學融合,畫出“最美的畫卷”的同時,規劃上要遵循“九原原則”,即原文化根柢、原生態結構、原地點精神、原文化肌理、原住民生活方式、原地材料使用、原空間樣態、原鄉愁守望、原有集體記憶,把最有中國底色的空間挖掘出來。

  魯安東:

  大數據時代的數字長江

  互聯網快速發展給文化建設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長江文化同樣需要創新表達方式和路徑。南京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副院長、教授,劍橋大學牛頓基金學者,國際建筑師協會公共空間工作委員會委員魯安東圍繞“數智時代的長江”,對長江作為大數據時代“文化基礎設施”的功能進行展望。

  魯安東介紹,近年來,隨著互聯網、數字技術的應用普及,世界多國和國際組織都在開展面向人類文化遺產記憶與活化的項目,如美國數字記憶、德國國家文化遺產科研數據基礎設施、歐盟數字圖書館、歐洲時光機等。這些標志性項目充分體現了文化遺產在記憶塑造、身份認同以及文化傳播上不可替代的價值。中國擁有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在數字時代,借助新興數字技術實現文化遺產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已經成為凝聚民族認同、繁榮學術研究、促進文化傳播、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戰略需求。

  “長江文化跨度巨大、豐富多樣。長江海量的文化資源帶有復雜時空信息,轉化為文化大數據資產需要自己的數字化標準與平臺。”魯安東說,無論是物質形態的還是非物質形態的文化遺產,都可以借助數字技術記錄成各種數字資源,包括圖像、視頻、音頻、3D模型等形式,配合各種數字化的知識文獻資源,共同構成一種新的文化遺產表現形態——數據態。這種數據態不僅記錄和再現了文化遺產的本體特征,也實現了對其文化內涵的二次編碼表達。但目前,這些新型的大數據資產尚未轉化為可深度利用的數據要素,其內含的民族精神、表型符號、文化基因和歷史知識,尚未得到全面的語義化標注、智能化分析、可視化展現、關聯化發布與精準化服務。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各種新興數字技術解決以上問題,既是數智時代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的內在要求,也是數字化賡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繁榮發展數字文明的必經之路。

  “由江蘇來牽頭對數智長江進行整體性建構最為合適。”魯安東認為,江蘇在講好未來長江故事上有良好的文化支撐、科技支撐與產業支撐,可以發揮江蘇高校和企業在數字人文、人工智能、3D可視化、智慧城市、歷史地理、信息管理等領域的技術優勢,以及江蘇文化數字化建設能力、公共文化數字化內容的供給能力、數字化文化消費能力的優勢。此外,整合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社會文化資源,依托中國數字人文機構聯盟,江蘇沿江八市的圖書館、檔案館、博物館建立數智長江聯盟,并逐步拓展為長江全線聯盟,完全可以打造全世界第一個以河流文明為主題的大型數字文化項目。

  魯安東提議,江蘇盡快以數智長江為載體,率先探索數字文明建設路徑、探索數字文化技術標準?;谖幕c科技融合,搭建長江文化時空大數據系統,以數據庫和智能計算機為基礎,建設數智化長江,促進人們對中國歷史文化的認同,同時激發文化遺產在游戲、電影制作、設計、旅游、教育和廣告等產業的創新應用。此外,在中華文化對外傳播中,用長江文化故事推動全球河流文明的交流互鑒。

非遺江蘇
人文江蘇
出行指南針
智慧江蘇
?
日韩欧美不卡视频中文字幕_亚洲AV无码中字在线观看网站_4tubevideos在线观看_男神插曲女生不下载无限看